首页  »  另类小说  »  【夜夜欢好】【作者:月黑风高】
【夜夜欢好】【作者:月黑风高】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字数:36789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高中篇

  第1章 第一夜(上半夜) 被绑住上课

  季信的父母很早就离婚了,每个月都给季信一笔生活费,让季信一个人生活,季信现在在本市的一所重点高中读书,成绩挺好,老师也很喜

  欢季信,但是季信不爱说话,个子也不高,有点瘦,戴着一副黑框眼镜,软糯的很

  季信没有住校,每晚都坐地铁回公寓,公寓还是父母很久以前买的,每次走过都要途径一个胡同,胡同的入口有个老人卖豆腐脑,季信每晚

  都会买一碗,但是今晚老人却不在

  季信走进胡同,感觉身后有人跟着,刚想回头,脖子上像被针扎了下,直接晕了过去

  一个高大的男人接过季信倒下的身子,抱住他拐进一辆车里

  「开车」男人吩咐,看着季信露在外面的颈项,一刻都等不及了

  「唔……这是哪」

  「你醒啦?」

  季信听到声音想起胡同发生的事,害怕道「你……你想干嘛」

  「我不想干嘛」男人粗糙的大手在季信赤裸的身躯上抚摸着,慢慢的俯下身,舔过季信的耳蜗「呼……我想干你」

  「你……你这是犯法的……警察会抓你的……你放了我,我我……我不会追究的」季信害怕的颤抖,自己的双眼被蒙住,四肢被绑住成一个

  大字,双腿根本合不拢

  「呵呵……你担心我?」男人笑道,看着眼前雪白干净的孩子,心有点软
  「唔,你这样是不对的」季信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只能一个劲的说男人不对
  「乖点……我很喜欢你,不想你受伤,所以你乖乖的」男人扯着领带

  「唔……我……我不认识你,你……你别这样……我明天还要上课的」季信窘迫着,明天老师找不到自己会着急的

  「真不愧是乖学生,现在还想着上课吗?」男人有些好笑,这孩子还真是单纯,一般人不是应该担心现在的处境吗

  「我是学生,本来就该上课」季信一本正经的说道,眼睛被蒙的有点难受,但是男人的声音很好听,不像自己的声音,软软的像个女孩子

  男人睡到季信的身边,一手搂住季信的腰肢,「你们现在都上什么课?」
  「语文,数学,英语……」季信耐心的回答,一点都不害怕了,只是男人的手放在自己的腰间有点痒

  「有生理课吗?」男人撑着头,问道

  「没……没有」季信红着脸,幸好自己的眼睛被蒙住,不然肯定都不知道看哪里

  「这门课可是最重要的课,既然你们学校没有,不如我来教你」男人凑到季信的耳边哈气,季信的一颤,耳朵好痒

  「原来你的耳朵是敏感带啊」男人舔弄着季信的耳垂

  「你……你这样是不对的,我可以和你聊天,你这样这样……会……会啊……」季信觉得自己有些呼吸困难,全身都痒痒的,季信觉得羞愧

  的要死,这个男人身上好烫,手也好烫,自己的腰被烫的火热

  「会怎样?嗯?」男人依旧抚摸这季信的腰间,这个孩子只能是自己的
  「你……你手拿开,好痒」季信被摸的有些难受,忍不住扭着腰闪躲

  「痒吗?哪里痒?这里痒?我给你挠挠」男人忍不住逗弄着单纯的季信
  「唔……不是,你别这样……你放开我……」季信求饶

  「放开?你做梦吧!这辈子你都是我的,都只能被我操」男人阴狠的说着
  季信听着男人的话害怕起来,「你……你别杀我,我可以给你钱……你别这样」

  男人看着季信被吓到,叹了口气「我不会杀你的」

  「那你放了我吧」季信松了口气,感觉男人不是坏人

  「我也不会放了你」男人轻轻的吻着季信的脸蛋

  「你……你……我是个男人」季信不敢相信男人亲了自己,呆愣愣结结巴巴的说着

  「没错,你是男人」男人被逗笑了

  「你……男的和男的怎么能……」季信实在不好意思往下说

  「你没上过生理课吧,我教你」男人不怀好意的说着

  腰间的大手慢慢的滑向了季信胸前的两点,拇指和食指捏住一个问道「知道这叫什么吗?」

  「嗯……这……你放开我」季信挣扎起来

  「你上完我教你的生理课我就放你起来」男人低沉着嗓音

  「真的?」季信有些怀疑

  「当然是真的,我很守信用的」男人说道,如果到时候你求我不要我放你那就不是我的错了「现在可以说了吧,我捏住的是什么?」

  「是……是乳头」季信害羞的别过脸,自己从来没有这么赤裸的在别人面前过

  「错,是奶头,你的奶头被我捏的红红的,像颗小樱桃,还有你的乳晕,像个女人的乳晕一样深,你经常被吸奶吗,不然怎么会有这么深的

  乳晕」男人面不改色的说着羞耻的话

  「不是……我……我也不知道」季信实在不知道怎么回应,只能别过脸,狠狠的咬住嘴巴,身体就像火烧一样的难受

  男人玩好乳头后慢慢的往下滑去,捏住季信已经有些硬的小阴茎,大概是因为季信还小,所以阴茎也小小的,估计还没发育,两颗卵蛋也小

  小的挂在那

  「这叫什么?」男人抚摸着季信的阴茎

  「嗯……呜……叫……叫阴茎」季信觉得有些呼吸困难,自己都从未触碰过的阴茎被一个陌生男人握在手里

  「错……这叫鸡巴,你的鸡巴好小,还没用过吧,都高三了,打过手枪吗?」男人故意的问着

  「呜呜……你放了我吧,我不上课了……呜呜呜……求求你了」季信哭了出来,从来没有这么羞耻过,被一个陌生人握住最敏感的地方,那

  只大手还来回的套弄,害的自己浑身难受

  「别哭……最后一个,你回答对我就告诉你」男人亲吻着季信的眼泪,大手慢慢的触摸上季信的后穴

  「啊……不要……脏」季信一个激灵,浑身抖了起来,那么脏的地方,这个男人怎么……怎么能……

  「别怕,告诉我,我现在摸得叫什么?」男人安抚着季信

  「肛门,叫肛门,你放过我吧」季信羞耻叫着,眼角的眼泪流的更欢

  「错,这叫菊花,你也可以叫它屁眼。呵呵……你的菊花开的很好开,粉粉的,是不是每天都有自己洗屁眼,嗯?屁眼这么小,能吃下我的

  鸡巴吗?」男人用早就火热的肉棒顶了顶季信的大腿

  第2章 第一夜(下半夜) 还是被插进去了

  「呜呜呜……呜呜……你不能……这样是不对的……你放过我吧」季信哭喊着,可是双手双脚被绑着根本无法挣开

  「你别动,你看手都勒红了」男人有些心疼

  「你……你放开……嗯我……好……嗯好不好」季信抽噎着

  「别哭了,哭的我心疼」男人亲吻着季信脸上的泪

  「你送我回家……呜呜……我想回家」季信哭的更厉害了

  「乖……你听话,别惹我生气」男人有些不太高兴,冷冷的说着

  季信抽噎着,「你……嗯下……嗯面……好烫……拿走嗯……好不好」
  「很烫吗?不舒服吗?」男人双手撑在季信的上方,用火热的肉棒蹭着季信的小腹

  「呜呜呜……你……流氓……」季信本来就是好学生,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骂男人

  「呵呵……流氓爱死你这样子了」男人低下头,看着季信哭的红红的脸蛋,还有水润的小嘴,伸出舌头舔了舔季信的唇

  季信呆住了,全身紧绷,抖的说不出话来

  「呵呵……放松宝宝」男人的吻一个个落在季信的脖子上

  「呜呜呜呜呜……呜呜呜呜……」季信大哭起来「你坏……你放开我……放我回家……呜呜,说好了我上完课就放我回家的……呜呜呜……

  你是个骗子」

  男人看着季信又痛哭起来,威胁道「你要是再哭,我就把你的裸照寄到你们学校!」

  季信一下子停住了不哭,小声的抽泣

  「乖点,不会弄痛你的」男人的大舌舔着季信深深的乳晕,然后一吸气,将被捏的肿胀的奶头吸进嘴里,像婴儿吸奶般吸了起来

  「嗯呜……不要……你放开我你这个坏蛋……呜呜」季信挣扎着,乳头被男人吸的难受,全身都麻麻的

  男人吸了好一会,吐出被吸的发亮的乳头,「你的奶头是不是喷奶了,怎么这么甜?」

  「没有喷奶……呜呜……我是男的……呜……你别这样」季信娇嗔道

  「啧啧……你是男的那奶头怎么跟个女人的一样大,我看你的奶头会喷奶,我再来吸吸,一定会吸出奶来」男人吸住另一个奶头

  「呜呜……你胡说,……怎么可能吸出奶……呜呜……胡说啊……啊」季信的两个奶头涨的难受,仿佛真的有东西要喷出来一样

  男人看着季信喘息声变重,吸的更加卖力,好似真的要吸出奶来才罢休
  「嗯啊啊……别吸了……男的乳头没有奶的……呜呜啊啊……」季信不自觉的从嘴里吐出呻吟

  男人吐出发亮的奶头,看着抵在自己小腹的小阴茎,笑出了声「舒服吗?舒服的鸡巴都硬起来了嗯?」

  「呜呜……啊」季信不知道该说什么,自己的阴茎和男人的阴茎抵在一起,男人火热的阴茎烫的自己的阴茎也变得火热

  男人慢慢的爬下去,来到季信的阴茎处「你的鸡巴流水了……呵呵,光吸奶头就爽成这样?果然浪的不行啊」

  「呜呜呜……没有……我不知道……呜呜呜……你放开我吧」季信还在做最后的挣扎

  男人张开口含住季信的阴茎,「啊啊啊……呜啊……恩啊啊」季信感觉自己像被棉花包围着,舒服的不行,只知道嗯嗯啊啊的叫着

  男人很少给人口交,但是口活不错,伸出舌头舔弄着季信的马眼,然后伸出一只手捏捏了卵蛋

  「啊啊啊啊……怎……怎么回事……呜呜……好难受……啊啊……坏人……呜你弄得我难受……啊啊」季信不知道男人叫什么,只能坏人坏

  人的叫着

  男人将季信的阴茎全都含入口中,然后慢慢的向前,做着深喉

  「啊啊啊啊……不行……呜呜……我要去厕所……呜呜呜……快点……放开我……我要撒尿……嗯啊」季信挺起腰,不住的呻吟

  男人将捏住卵蛋的手扶上季信的屁眼,季信大叫一声,痉挛着射在了男人的嘴里

  「呜呜呜呜……都怪你……呜呜……我尿了……呜呜呜呜」季信虽然舒服的不行,但是这么大了还尿出来使得季信崩溃

  「傻孩子,你这是射精了」男人吐出季信软下去的阴茎,舔舔唇,「全都射在我嘴里,味道不错,要尝尝吗?」

  季信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虽然班上的男同学也会开些黄段子的玩笑,但是自己从来没有做过,自慰也没有过,连A片都只是打开了立马吓得

  关了

  男人不等季信回答,吻着季信的唇,大舌伸进季信的嘴里,一股咸腥味在季信的嘴里蔓延

  「呜呜……」季信压根就没接过吻,只能被动的被男人吻着,也不知道回吻,长着嘴巴来不及吞咽的口水流了出来

  「你的嘴巴好甜啊,喜欢吃糖吗?」男人放开就要窒息的季信

  季信大口大口的喘气「呜呜……你……男的和男的怎么能……能……」季信不好意思说下去,无意识的舔了舔嘴角的口水

  「妈的」男人低声咒骂着,拿起床头的润滑剂,挤在手中,然后解开季信一条腿的束缚,将腿抬高架在自己肩上「呜呜呜……你要干什么」

  季信害怕的叫了起来

  男人抹了润滑液的手掌在季信的屁眼抚摸,然后一根手指慢慢的插了进去
  「不要……好脏……拿出来……快拿出去」季信挣扎着,那个……地方怎么能……怎么能……

  「不脏……宝宝乖……放松,你他妈太紧了……夹得我手指都动不了」男人的手指被季信的屁眼狠狠的夹住

  「呜呜呜……你这个坏蛋……呜呜呜」季信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卖男人,只能说男人坏啊之类的话

  这话在男人耳里仿佛是季信在像自己撒娇「好好好……我是坏蛋,你放松……乖……放松」

  季信慢慢的放松下来,手指长驱直入,搔刮着季信的内壁

  「啊啊啊……不行……太脏了……呜呜呜……啊……」季信吓得赶紧夹紧屁眼

  「该死……你这样根本就插不进去……放松」季信的屁眼太紧了,自己的手指插进去都动不了,何况自己的大鸡巴

  「呜呜呜呜……我放松不了……呜呜脏……」季信抽噎

  「乖……宝宝乖……放松下来……听话」男人怕自己忍不住伤了季信,只能哄着季信

  季信红着脸,自己都要成年了还叫宝宝……慢慢的放松下来

  男人拿起另一只润滑液,全都倒在了季信菊穴处

  「嗯……好凉……」季信呻吟着

  「乖……等会大鸡巴给你取暖」男人继续给季信扩张着

  「啊啊啊……难受……呜……手指在肛门里好难受……」季信不好意思说着屁眼之类的话

  「乖……等会鸡巴给你舒服」男人三指中终于都进了季信的屁眼

  「呜呜……好奇怪……坏人……呜啊……我好奇怪啊……身体好痒……呜呜……」季信难耐的扭动着屁股,阴茎早就舒服的抬起了头

  「乖……老公的大鸡巴给你止痒」男人跪在季信的腿间,粗大的鸡巴抵在洞口,慢慢的插了进

  「啊……痛……好痛啊……呜呜……痛死了……坏人……呜呜啊」季信哭叫着,痛的脸都白了

  男人没办法,只进去了半个龟头,伸出手抚弄着季信的阴茎

  「呜呜……好热……好奇怪……别弄了……呜呜」季信难耐道,慢慢的适应了半个龟头在屁眼里

  男人看季信适应了,一个用力,整个鸡巴插了进去

  「啊啊啊啊……」季信痛的阴茎都软了下去,浑身打颤「痛……太大了……呜呜……好痛」

  男人放下季信的腿,俯下身子含住季信的小嘴,然后腰身慢慢的挺动,被夹的生疼的肉棒缓缓的研磨着内壁

  「呜呜呜呜……」季信发不出声音,只能吞咽着男人的口水

  慢慢的男人感受到季信的内壁自动的收缩起来,放开季信的小嘴,撑在季信的两边,用力的撞击起来

  「啊啊啊……不行……呜呜……难受……大棒子在我的肛门里……呜呜呜……快把大棒子拔走……难受啊……」季信呻吟着,身子被撞的一

  下下的往前顶去

  「宝宝……老公干的你爽不爽?」男人操的额上都出了薄薄的一层汗,小麦色的腰部快速的挺动着,房间里全是啪啪啪的撞击声

  「啊啊啊……呜呜……难受……啊……不能撞……那里……呜呜啊……」季信被顶的一颤一颤

  「哪里嗯?撞的哪里?」男人知道干到季信的骚点了,更加用力的抽插着,屁眼处全是润滑剂夹杂着季信分泌的肠液「你果然是浪货嗯?自

  己都会分泌肠液了,爽吧?啊?」

  「啊啊啊……呜呜……我不知道……我不知道……啊啊」季信大力我摇头,浑身泛红「难受……好难受……啊啊啊……尿了……呜呜呜……

  又想尿了……」

  男人哪里不知道是季信又想射了,故意道「尿出来……乖……尿出来宝宝」
  「呜呜呜啊啊……不行了……啊啊……我……呜坏……人……啊啊啊……尿呜……」季信才经性事哪里经得住这般,浑身颤抖的不行,两个

  腿直哆嗦着射了出来

  男人看着双晕过去的季信,用力的抽插了几十下,一股股的精液打在季信的内壁上,烫的晕过去的季信一阵阵无意识的颤抖

  男人拔出软掉的肉棒,看着乳白色的精液流出了屁眼,恨不得再干一场,但是看着季信那样子,只好作罢,解开季信的另一只脚,并拢起季

  信的大腿抽插起来

  终于男人再次射在了季信的肚子上,满足的男人解开季信的双手,搂住季信「乖宝宝……爱死你了」

  季信无意识的呢喃了声「坏人」

  男人笑了笑,轻轻的吻着季信的小嘴,抱起季信进了浴室

  第3章 第二夜 被喂食舔穴

  季信醒来时自己已经在自己的床上,全身赤裸,腰部酸痛的不行。环顾四周,已经不见那个男人的身影,季信看了下时间,已经快中午的。

  季信掀开被子,脚刚落地,直接腿软的差点摔了下去

  「呜……」季信红着脸,想着昨晚和那个陌生男人做的那些事

  季信看到床头有个纸条,上面龙飞凤舞的一行字「宝宝,帮你和你们班主任请假了,你下午去上课吧,还有打开电视,有礼物送给你」

  礼物?什么礼物?

  季信半信半疑的打开了电视「啊啊啊……难受……呜……手指在肛门里好难受……」「啊啊啊……不行……呜呜……难受……大棒子在我的

  肛门里……呜呜呜……快把大棒子拔走……难受啊……」

  季信看著录像中的自己蒙着眼被一个男人操干着,因为是从男人的背后录的,所以只能看到男人的背影,但是可以看出男人个人很高,小麦

  色的肌肤,每次挺腰时都能看到背上鼓起的肌肉

  季信吓得手都抖了,直接关了电视

  男人留下这个录像什么意思,是要威胁自己吗?

  季信还在思索着,手机铃声响了,这是一个备注着大鸡巴老公的短信印入眼帘「宝宝,起来没,有想老公吗?礼物喜欢不?」

  季信害怕的不行,从小生活在单纯坏境的他不知道该怎么办

  接近着又一条短信「宝宝,千万不要做什么危险的事哦,老公要是生气的话礼物就会送人咯」

  季信吓得哭了出来,这可怎么办啊,自己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操弄了,还舒服到不行

  「呜呜……」季信无助的哭了起来

  「宝宝,老公的鸡巴又想你了,你下午去上课,晚上还去那个胡同等着,如果你不去的话,老公就会生气哦,老公生气了就不知道会做出什

  么事来了」

  季信看着短信,小声的抽泣着,过了会终于站起来穿好衣服背起书包,坐车去了学校

  「嘿……季信,你怎么了?脚不舒服吗?怎么走路扭扭捏捏的!」同伴的班长郑飞拍着季信的肩膀

  「啊……我没事,你不用管我,上课了吧,去教师吧」季信颤巍巍的走进了教室

  「哎……季信……」郑飞摸摸脑袋,这季信怎么了?自己没得罪他吧

  「季信,季信」老师叫着季信的名字

  「啊……老师……」季信呆了呆

  「你回答下老师的问题」秦老师看着季信

  「额……」季信刚刚一直在想男人的事,根本就没有听老师的问题,支支吾吾半天红着脸坐下了

  傍晚间,班主任将季信叫去办公室,「季信啊……你是个好苗子,现在正是非常紧张的时候,你可不能松懈啊,老师可是看好你的」

  季信想和班主任说男人强迫自己的事,但是怕说了男人会报复自己,于是支支吾吾的说着自己没事,只是昨晚没睡好而已

  季信害怕极了,一点也不想回家,待到学校赶自己回去的时候才上车回家,季信想要换个方向绕回家,但是又怕自己不去的话男人会发视频

  ,于是抱着劝说男人的心态走进了胡同

  胡同口的老大爷亲切的和季信打招呼,季信敷衍了下,颤抖的走进了胡同
  走到一半,季信就觉得后面有人,刚想回头,只见一个一个罩子罩在了自己的头上,双手被反扭的按在墙上

  「呜呜呜……你放过我吧……呜呜……我还是个学生……求求你了」季信颤抖的不行,哭着求饶

  「别哭,你哭着我心疼」男人亲吻着季信的脖子

  季信回忆起昨晚男人粗大火热的棍子在自己的身体里抽插,哭的更厉害
  男人被哭的心烦,咒骂道「你是女人吗?就知道哭哭哭」

  「呜呜呜……我害怕……呜呜呜呜……我不喜欢做那些事……好羞耻……」帝修抽泣着

  「是谁昨晚被插射的嗯?你不喜欢会被插射吗?你不喜欢你的奶头会肿的跟女人一样吗?还有你的屁眼,男人的屁眼会流水吗?你就是个女

  人,屁眼和女人的骚屄一样会流水,流的我的鸡巴舒服的要命」男人污言秽语的说着季信不喜欢的话

  季信哭的更凶,直接哭晕了过去

  男人看着晕!晕在自己怀里的季信,拿起罩子丢在地上,亲吻着季信还肿胀的眼睛「宝宝,别惹我生气」

  抱起季信直接吩咐道「收拾下」然后走进黑暗中

  季信醒来时又被绑了起来,依旧是全身赤裸,眼睛上蒙着眼罩

  季信听了好半天也听不见男人的声音,大叫起来「坏人,你在哪……呜呜」
  「宝宝,想我拉,你晚上没吃饭,我吩咐下人给你准备吃的去了」男人赤身裸体的走到季信的身边

  「呜……你别靠过来,热」季信已经放弃了哭泣了,自己本来就是个软弱的人,向来是逆来顺受,所以在学校同学有事都找自己帮忙,季信

  也很乐意,觉得这样自己还是有些用的,所以现在季信也逆来顺受,既然男人这么强势,自己又没有任何能力反抗,不如逆来顺受,虽然自己现

  在还是有点怕男人,但是总觉得这个男人不是坏人,只不过……只不过是想和自己做那种事

  「哪里热嗯?」男人靠的更近

  「唔……你……」季信堵着嘴,羞的说不出话来

  「宝宝,饿了吗,饭来了」男人示意着手下将饭菜拿到床边的柜子上

  「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,所以都做了点,你尝尝这个奶黄包」男人夹起一个奶黄包喂到季信的嘴边,季信早就饿了,张开嘴咬了口

  「唔……好次……」季信口齿不清的说着

  男人喂了好几个,然后又夹了几口菜,最后还逼着季信喝了碗粥,知道季信撒娇到再也吃不下去了,男人才罢手

  「呜……好撑,我又不是猪……怎么能吃那么多!」季信有些埋怨,自己的肚子都胀死了,都怪这个坏人

  「你哪里不是猪了,你明明是只小懒猪」男人将手伸到季信的胳肢窝处挠痒
  「哈哈哈……别……哈哈哈哈……好痒啊」季信全身赤裸双手双脚被舒服,根本躲不过男人的大手,笑的眼泪都出来了「哈哈哈……不行了

  ……呜呜……哈哈……绕了我吧……哈哈哈……呜呜」

  男人看着季信笑的这么开心也跟着笑了起来,停下手趴在季信的颈项处笑出了声

  季信有些莫名其妙,这个坏人为什么也笑?难道自己有那么好笑吗?「坏人, 你笑什么?」

  「我很开心,你知道吗,季信,你是我的光,现在我的光就照耀在我的身上,我觉得开心」男人说着肉麻的情话

  「咳……嗯……那个我们认识?」季信第一次在男人嘴里听到自己的名字,自己怎么就好好的变成了男人光了,自己的记忆中压根就没这个

  人啊

  「呵呵……没关系,你不记得没关系……我在你眼里只是个路人而已」男人呼出的热气盆栽季信的颈项,弄得季信脖子痒痒的很不舒服

  「你叫什么?说不定你说名字我就知道了」季信还不知道男人的姓名

  「你应该叫我老公」男人又不正经起来,捏着季信秀气的鼻子

  「唔……你……」季信有些害羞,原本应该害怕的心情早就荡然无存

  「宝宝,咱们是不是应该来点饭后甜点水果?」男人诱惑着季信

  「嗯……」

  「你想吃什么?」男人大手抚摸这季信的腰

  「唔……你……的手……」季信被摸得有些发软

  「什么?我没听清」男人故意的逗弄这季信

  「你……你的手……摸得我的腰好痒」季信别过头,红着脸

  「是吗,那不摸了,你想吃什么水果?」男人好心的拿开手

  「有樱桃吗,想吃樱桃了」季信舔舔嘴唇,自己最爱的就是樱桃和草莓了
  「有啊,大的还是小的?」男人细心的问着

  樱桃大的小的不都差不多吗?「大的吧」季信随口说着

  男人拿起盘子里洗干净的大樱桃,解开季信的双腿,架在肩上

  「呜……你……坏人……你干嘛……呜啊……」季信不敢相信自己的肛门处的抵住的东西

  「宝宝,老公喂你吃你最爱的樱桃」男人掰开季信的屁股,食指插进季信的屁眼,然后再用另一只手将樱桃送进去

  「啊啊……不……」季信双腿乱踢,男人不得不抽出一直手按住季信的双腿
  「乖点,宝宝」男人一掌拍向季信的屁股

  「啊啊啊……痛」虽然男人打的很轻,但是季信嬉皮能肉的,被拍的屁股还是红了

  男人一只手按住季信的双腿,另一只手捏起一颗颗樱桃往屁眼里塞去

  「宝宝,你的屁眼好能吃啊,都已经十颗樱桃了,感受到樱桃在你的体内吗?你的屁眼把樱桃夹得紧紧的,还有几颗樱桃被你夹碎了,看,

  你的屁眼口全是樱桃的汁水,好甜呐……宝宝,你要尝尝吗?」男人舔弄这季信的肛口处的樱桃汁水

  「呜呜呜……好脏……好脏啊……不要啊啊」季信才做过一次,哪里经得住男人这般玩弄,直接求饶起来,「呜呜……难受,好难受……你

  的舌头舔的我难受……呜呜呜呜……别舔了……啊嗯……好脏……呜啊」
  男人舔完汁水,又捏起樱桃往季信的屁眼里塞

  「啊啊……吃饱了……呜呜呜……肚子好涨……啊啊坏人……别塞了……肚子要破了……呜呜」季信不自觉的呻吟,早就被男人的手段玩的

  失去了理智,只剩下欲望

  「啊啊……不行了……坏人……呜呜我好难受……我又想尿了……呜啊……你舔的我好舒服……呜呜……可是肚子又好涨……啊啊……哦啊

  ……别舔了……呼……不……不行了……呜呜啊啊……要出来了……呜啊啊啊……」

  男人的舌尖围绕着季信的菊花皱褶处打转舔弄,季信尖叫着射出了今晚的第一次

  男人看着季信圆鼓鼓的肚子,和软趴趴的小阴茎,取出一根细绳,直接在软趴趴的小阴茎上打了个结

  「你……坏人,你要干嘛……你……」季信挣扎着

  「乖……你不能射太多……对身体不好……以后一晚只能射一次,你现在还小」男人亲吻着季信的肚子

  「呜……别亲……肚子难受……呜啊……胀死了」季信难受的呻吟,肛口不住的蠕动,想要排出肚子里的那些樱桃

  「宝宝,你现在樱桃太多,不好排出来,不如我帮你把樱桃捣碎」男人好心的提醒着季信

  「唔……可以吗?那你轻点,我肚子好难受……帮我捣碎了排出来」季信早就忘了是这个坏男人在自己肚子里塞满了樱桃

  「啊啊啊……你…………啊啊嗯啊……」季信长大著嘴巴,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,整个人被顶的向前冲去,然后又被拉回来,再狠狠的顶

  弄

  「呜啊啊……你这个坏蛋……呜啊啊……骗……啊骗子」季信呻吟着骂道
  「呵呵……宝宝,我怎么骗你了嗯?你可要摸着良心说话啊」男人将鸡巴死命的往季信的屁眼里顶弄着

  「啊啊啊啊……别啊……别再顶了……呜呜呜肚子破了……樱桃还在肚子里呢啊……你骗我说……啊帮啊啊帮我……呼……捣碎樱桃啊啊,

  啊啊但是你……呜呜……你现在的阴茎……呜……插到了我的……啊啊肛门里……呜啊……我的肚子要破了啊……坏人……啊你轻点啊啊啊嗯」

  季信断断续续的呻吟

  男人听着季信单纯的说着淫荡的话,兴奋的不行,直接解开季信的双手,抱起季信坐在了肉棒上

  「啊啊……被插死了啊……好深……呜啊啊……太深了……呜呜啊啊……樱桃都进去了啊……啊不行……呜呜啊……不行啊……太深了……

  」季信双腿盘着男人的腰肢,屁眼深深的含住男人的肉棒,双手搂住男人的脖子,身子被顶的向后仰去

  「呜啊啊……好难受……呜呜……我的阴茎好难受……啊啊……求求你了坏人……呜啊……求求你……啊」季信无助的开口求着男人

  「求我干什么嗯?你说出来,说出来我就帮你?」男人诱惑着季信说出更淫荡的话

  「呜呜……我不知道……求求你了……呜呜啊……我不知道……好难受……呜呜……我好难受」季信不住的摇头,爽的全身颤抖

  男人附在季信的耳边说着一些话

  「呜呜……不行……太羞耻了……呜呜……我说出不出来啊……啊」季信摇头,不愿意说出男人教自己的话

  「不说的话那就没办法了」男人扶住季信的腰肢,肉棒向上顶弄时屁眼就往下按,季信被顶弄的翻白眼,差点又晕了过去,肚子被顶的凸起

  ,爽的连呻吟声都没了,只能不住的颤抖,但是小阴茎被束缚,没有办法得到彻底的高潮

  「呜啊……求求你……了……求求你了……」季信哭了出来,双手使劲的掐着男人的后背

  「说出来……宝宝,说出来我就帮你」男人诱惑着季信沉入更深的深渊
  「啊啊啊……呜大鸡巴老公……呜啊……骚货好难受……呜呜啊……你快点捅捅骚货的屁眼……呜啊啊……把骚货的肚子捅破吧……啊啊啊

  ……骚货被大鸡巴插得爽飞了啊……啊啊……不行了……大鸡巴老公太厉害了……啊嗯啊啊哈」季信不知羞耻的呻吟,彻底的沉入欲望的深渊

  男人将季信跪趴在床上,屁股翘起,以最原始的兽交方式操弄着季信的骚屁眼

  「啊啊啊……屁眼被操的好爽……呜啊啊……大鸡巴捅得的我好舒服啊啊……要飞了……呜啊啊……飞啊……啊」季信长大著嘴巴,口水全

  都滴落在床上,男人狠命的抽插了数十下,一道道滚烫的精液射进了季信全是樱桃的肠道,季信不住的痉挛着,男人一把解开季信阴茎处的绳子

  ,季信小阴茎里的精液扑哧扑哧的射在了床单上,自己的屁眼被灌着精液,自己的阴茎射着精液,季信爽的失去了神智,只会长大了嘴呼吸

  男人终于射完了,将半软的鸡巴抽出,一股股乳白色的液体混着樱桃流了出来

  一时间床单上全是淫乱的液体「呜呜呜呜呜……你这个坏人……呜呜呜呜……我……我怎么能说出那些话……呜呜……都怪你……呜呜呜」

  季信哇哇大哭起来,屁眼还在流着液体

  「好好好,怪我怪我,宝宝别哭了,都怪我!」男人搂住季信

  「呜呜……」季信不住的抽噎着,自己从小到大从没说过那些话,就算父母后来离婚,自己也一直是老师心目中的好学生,如今好学生居然

  被一个男人随意的亵玩,还说出那般羞耻的话,季信越想越难过,哭的更厉害

  男人也知道季信一时间肯定接受不了,拍着季信的背没说话,等季信哭累了睡着了,男人才抱起季信,去了浴室

  第4章。第三夜 浴室温存

  季信早上醒来时还是在家里,这次男人好心的给自己换了睡衣,季信看了下闹钟,已经快七点了,季信赶紧下床,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眼睛

  还是有点肿,脖子上有明显的痕迹,嘴唇也被咬破了,季信害羞的不敢看镜子,肛门处凉凉的,估计是男人给擦药了

  现在正是夏天末尾,还是很热,季信为了掩饰脖子的痕迹只能穿了个高领的衬衫

  季信换好衣服准备出门时,突然看见自家客厅上是热腾腾的早餐,季信走近一看,餐盘下压了张字条,「乖宝宝,吃完早餐就去上课哦,老

  公晚上接你」

  季信害羞的不行,拿起一个奶黄包就跑了出去

  终于到了学校门口,季信一路狂奔,虽然身体还有点难受,但是季信不想再迟到

  「啊……」季信只顾狂奔,迎头装上一个高大的男人,眼镜被撞掉了,季信眼睛有些问题,眼镜也配的特殊的高度数眼镜,不带眼镜几乎就

  是个瞎子

  「同学,你没事吧」被撞的男人看到季信在地上乱摸着

  「呜……能帮我找下眼镜吗?我看不清……」季信有些着急,也忘记了和男人道歉,胡乱的在地上摸着

  「这……」男人拿起眼镜递给季信

  季信带好眼镜,刚想给男人道谢,发现男人早就不知道到哪里去了

  「唔……也没看见那人的样子,没办法道谢啊……」

  季信站在原地,突然拔腿就跑「糟了糟了……呜……要迟到了」

  季信最后还是迟到了,本来穿的就是高领的衣服,再这么一路狂奔,身上全是汗,黏黏的特别不好受

  高三的学业很紧张,季信一头扎进书里,其他的事都来不及想

  季信晚上留下来帮同学打扫教室,因为同学有事要先走,所以季信一个人打扫着,终于打扫完了「呼……累死了」

  季信坐车回家,走到胡同口,才想起来自己这两天的遭遇,站在胡同口犹豫不觉着要不要走进去

  「季信……今晚不要豆腐脑吗?」胡同口的大爷看着季信,笑嘻嘻的问道
  「唔……李大爷,给我来一碗咸的的吧,不……还是来两碗吧」季信有些害羞,早上男人给自己准备了早餐,现在自己给男人买一碗豆腐脑

  算是感谢,季信压根就没想过要报警,一来是怕男人报复自己,二来是自己的性格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

  「季信,你在想什么呢,豆腐脑拿着啊……」大爷看着季信神情恍惚,提醒道

  「哦啊……谢谢大爷,钱给您」季信给了大爷的钱,深呼吸一口气,还是走进了胡同

  走到一半时,季信被身后突然出现的人猛地抱住,季信一抖,刚想回头,就听见男人窝在自己的颈项说「别回头……」

  季信任由男人抱着,男人抱的很紧,勒的自己有点疼,季信红着脸低着头,看到男人手臂上打着绷带

  「你……你怎么了?」季信问道,莫名的不想让男人受伤

  「呵呵……你在担心我?」男人在季信的脖子处呼吸着

  「唔……受伤了我当然会担心」季信红着脸,软糯的不行

  「是个人受伤你都会担心吗?」男人问道

  「嗯……」季信的性格就是如此,烂好心,从来都只会给别人着想,为别人开脱,所以他才会不怪男人

  「这样啊……豆腐脑是买给我的吗?」男人看着季信拎着的两份豆腐脑
  「嗯……谢谢你早上给我准备的早餐」季信害羞的不行,低着头,看着自己的脚尖,男人火热的胸膛贴着自己的背部

  「不用谢……」男人接过季信手上的豆腐脑「把眼镜下了」

  季信听话的下了眼睛,眼前一片模糊,男人将豆腐脑递给手下,抽出一根布条,贴着季信的眼睛

  季信吓了一跳「你……」

  「乖……」男人蒙住季信的眼睛

  季信不知道为何有点难过

  男人拉着季信的手,慢慢的走着

  「去哪里?」季信看不见路,只能乖乖的被男人牵着,但是又有点害怕
  「带你回家」男人温柔的牵着季信的手

  「回我家吗?」季信有些开心,今晚终于不用去那个房间了

  「回我们的家」男人回答道

  季信有点失落,没再说话,任由男人牵着,大约走了几分钟,男人突然抱起季信

  「啊……」季信慌张的搂住男人的脖子

  「我们到家了!」男人走进别墅,抱起季信上了二楼

  「唔……这是你家吗?」季信有些好奇,想要扯掉黑布,但是没有眼镜扯掉黑布也没办法看见

  「这是我们的家,以后你就住在这」男人有些强势

  「可是……可是我还是要回家的……」季信不想住在男人这,自己连男人的样子姓名都不知道,怎么能随便住在男人家呢

  「乖……我已经叫人去把你的东西收拾来了……你只能住在这」男人将季信放在床上「我去处理点事,你要是敢把布条解开,我就操死你!

  」男人舔了舔季信的嘴唇,威胁道

  「唔……我不会的,你别生气」季信软软的说着,虽然感觉男人不是坏人,但总觉得男人生气起来应该很可怕

  季信呆呆的坐在床上,男人回到房间发现季信已经睡着了,张着小嘴口水都流了出来

  男人轻轻的抱起季信,走进浴室,脱光两人的衣服坐进装满水的浴缸里
  季信醒来时就发现自己和男人赤裸相对,「唔……」虽然做过两次,但是季信还是有些害羞「你……你为什么……」

  男人看着季信红红的脸「我怎么?」

  「就是……你为什么……老喜欢做那些事?」季信的头恨不得埋进浴缸里
  「哪些事嗯?」男人抚摸着季信的肌肤

  「就是……就是……」季信结巴的说不出口

  「呵呵……你是说我为什么老是想操你吗?」男人亲吻着季信的裸背「因为你太可口了,恨不得一口把你吃掉」

  季信耳根都红了,单纯的季信显然玩不过男人

  男人抬起季信的屁股,因为在水里,大鸡巴很容易的插进了季信的骚洞
  「唔……水……啊……」季信被撑的有些难受,有些水顺着男人的深入涌进了自己的肛门

  「乖……」男人见季信已经全部吞下自己的肉棒,便不再动「拿起浴缸边的豆腐脑递到季信嘴巴」乖……还热着,赶紧喝了,晚上没吃饭饿

  了吧「

  季信身体里还被插着肉棒,难受的不行,」唔……拿出去……难受「季信哀求着,这样被插着根本没法好好吃饭

  男人顶了顶骚洞」可是我的肉棒也饿了,要吃你的肉洞,所以你乖点,再不吃饭就没机会吃了「

  季信只能放松着适应男人的肉棒,凑着碗口把豆腐脑喝了下去

  男人见季信喝完了,掰过季信的脸,舔弄着季信的小嘴」你嘴脏了,我帮你擦擦「

  季信双手抵住男人的胸膛,任由男人舔弄着

  」嘶……你下面的小嘴饿了!开始吸大肉棒了吗?「男人的肉棒被季信的内壁吸的舒服的不行

  」呜……我不知道……「季信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羞耻的抽泣着

  」乖……你的骚洞喜欢老公的鸡巴,你应该高兴「男人伸手捏住季信的两颗乳头」你的奶子也立起来了,想要被吸吗?「

  」呜呜……我不知道……别……呜呜……难受「季信本来身体里被插着肉棒就难受的不行,现在又被男人捏着乳头,难受的没有办法,只能

  扭起屁股

  」嘶……妖精,这么快就爽了吗?「男人拍着季信的大腿

  」呜……难受……呜呜……坏人……恩啊……「季信的小阴茎涨的高高的
  男人抽出肉棒,季信立刻难耐的摇起屁股」呜呜……不……「

  男人一巴掌拍着季信的屁股上」怎么……被老公操的爽了……离不开老公的大鸡巴了?「

  」难受……呜呜……「季信不知道该怎么办,急的哭了起来

  男人让自己跪在浴缸里,双手撑住浴缸的边缘,趴在季信的背上诱惑道」说出昨晚老公教你的话,老公就给你舒服「男人一只手磨蹭着季信

  菊花,一只手捏着季信的乳头,就是不碰自己的阴茎

  」呜呜呜……坏人……呜呜……欺负我……呜啊……别摸了……唔……好难受「季信难受的摇晃着白嫩嫩的屁股,但是男人的手指就是不插

  进去

  」宝宝乖……不说出来老公不知道你要什么啊「男人用火热的肉棒蹭着季信的大腿

  」呜呜呜呜……屁眼好痒……呜啊……要……呜呜啊啊……要老公的大鸡巴……呜啊啊……插进来……啊啊嗯啊「季信终于还是说出了淫荡

  的话,难耐的呻吟着

  」乖……老公这就给你大鸡巴吃「男人掰开季信的屁股,龟头低着季信的肛口,慢慢的插了进去

  」唔啊啊……进来了……啊啊哈……嗯啊……好大……好烫啊……「季信完全没有一副好学生该有的样子

  」老公操的你舒服吗?「男人按住季信的腰肢,抽插着

  」舒服……啊……老公操的我好舒服……唔啊「季信挺着屁股,承受着男人的操弄

  」妈的……你的骚屁眼怎么这么会吸,你他妈给多少人操过?「男人故意羞辱着季信

  」呜呜……没有……啊啊……我只被你操过……啊啊啊……「季信不敢相信男人说出这样的话,立刻解释道

  」只被我操过吗?那你的屁眼怎么这么会吸嗯?「男人继续询问着

  」恩啊啊啊……不知道……老公……唔啊啊……操死了……唔啊啊……不行了……被操的好舒服……唔啊啊啊「季信早就被欲望淹没

  」想不想和老公的牛奶?「男人用火热的鸡巴顶弄着季信的骚点

  」啊啊啊啊……不要牛奶……唔啊啊……要……唔啊……要老公的精液啊……「季信还记得昨晚被内射爽的不行,单纯的季信并不知道男人

  说的牛奶就是精液

  」你个骚货,老公这就喂你精液「男人将季信顶的往前冲去,浴缸的水因为两人的动作溅出了浴缸外

  」啊啊啊……不行了……呜啊……坏人……我不行了……难受啊……呜啊……「季信的骚洞不住的收缩,眼睛紧闭,浑身颤抖的不行,双手

  撑不住直接摔了下去

  男人一把搂住摔下去的季信,坐在浴缸里,季信的屁眼深深的含住男人的大鸡巴

  」唔……水……不要……顶了……啊哈……水进来了……呜啊「季信不住的扭动,浴缸里的水因为男人的抽插全都涌进骚洞里,烫的内壁酥

  麻

  」啊啊……不行了……呜啊……尿……呜啊……啊「季信痉挛的射了出来,骚洞死命的绞弄着男人的鸡巴,男人被绞的爽翻了,按住季信抽

  插了数十下,直接射进了季信的骚洞

  季信四肢大开,双脚不住的颤抖,靠在男人的身上嘴巴张的老大却说不出一句话

  男人终于射完了却没有拔出来,半软的鸡巴已经插在季信的骚洞里

  季信好半天才缓过来,软软的任由男人的鸡巴插在自己的骚洞里

  」乖……难受吗?「男人亲吻着季信湿漉漉的脖子

  季信摇摇头,没有说话

  男人抽出鸡巴,季信感觉的骚洞里的精液缓缓的流出来,男人伸手拨开季信的肛口

  」别……「季信以为男人还要再来一次,吓得直往回缩

  」帮你弄出来,不然会拉肚子的「男人导出季信体力的精液

  季信红着脸咬着唇,导干净后,男人搂住季信,」累吗,要睡觉吗?「
  季信依旧摇摇头,靠在男人的胸膛,自己为什么会一点都不生气,反而觉得开心

  男人任由季信靠着自己,也没有说话

  好一会男人低头一看,季信已经闭着眼睡着了,男人亲吻着季信的头顶,抱起季信擦干后躺在了床上

  第5章 第四夜 男人发怒,季信受伤(高中篇完结)

  季信醒来时就看见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,季信穿好衣服下楼,只见一个老人站在桌边」季少爷,您醒了,我是先生的管家,先生让您用完

  早餐去学校「

  季信看着桌上丰盛的早餐问道」他……他人呢?「

  」不好意思,先生的行踪我不清楚,您还是当面问先生比较好「老人看着季信,眼里有些不屑,爬上自家先生的床上的多的是

  」哦……那……那他叫什么名字……我……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「季信有些不好意思,低着头

  」少爷您还是用餐吧,有些事您问先生会比较好「管家依旧毕恭毕敬

  季信看问不出头绪,只好坐下用早餐

  」季少爷,门外有车,先生已经备好车送您去学校了「

  季信看着门口豪华的轿车,慢吞吞的说」唔……不……不用了,我自己坐车去就行「说完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

  管家看着季信跑远,拿起手机给男人电话」先生,季少爷拒绝了送他去学校,自己坐车去了「

  」嗯……「男人挂了电话,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车辆,如果可以真想把那孩子永远的绑在身边,一刻也不离开自己

  季信乖乖的上课,下课,傍晚间季信回到了自己家中,这次在胡同男人没有出现

  季信放下书包,随便弄了点吃的,洗完澡上床躺着

  半夜,季信觉得呼吸有点苦难,刚睁开眼,就被一个火热的吻堵住嘴巴
  」唔……季信挣扎着,奈何没有戴眼镜什么都看不见

  男人见季信挣扎的厉害,反手就给了季信一巴掌,季信被打的愣住,才想起来这两天的温存都是错的,这个男人是绑架自己的人,强迫自己

  做那些事的人,自己怎么能忘了

  「谁让你回来的嗯?」男人捏住季信的下巴「我不是和你说了让你住在我那吗?谁给你权利回来的啊?」

  季信害怕的颤抖,眼泪无声的留着

  男人看季信脸上明显的掌印,心疼不已「对不起宝宝……我只是有点生气……我……」

  季信颤抖着声音「你放过我……唔……求求你了……我害怕……你放了我好不好」

  「放?你做梦!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,你就只能在床上被我操……我告诉你季信……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,不要惹我生气」季信的下巴都

  被男人捏红了

  「呜呜呜呜……我害怕……求求你……我害怕……你放了我吧……我不要做那些事了……呜」季信哭了起来,高度近视的眼睛空洞的流着泪

  「不做那些事?不想挨操吗?是谁每天晚上求着我操的嗯?你忘了吗?求着我的大鸡巴操的不是你个骚货吗?」男人彻底的被激怒,直接扒

  下季信的裤子,将半勃起的肉棒顶了进去

  「痛……不要……呜呜啊……」没有经过任何润滑的骚洞被顶开,季信痛的不行,身体仿佛撕裂般,双腿颤抖,双手不住的挥舞着

  男人见季信挣扎的厉害,直接扯过领带将季信绑在床头

  季信的衣服很快被男人扒光,男人直接混着血液顶弄着季信的骚洞

  「呜呜呜……痛……好痛……放过我……求求你了」季信求饶着

  男人一听季信还在求自己放过,操的更厉害,「你个骚货,明明痛的不行怎么还勃起了嗯?到底是痛还是爽?妈的……操的你爽吗……老子

  操死你」

  「呜呜呜……」季信只能哭泣,痛的说不出话来

  「怎么……叫啊……你怎么不叫了……操的你不爽吗?」男人将季信的腿压向季信的胸口,直接跪在床上插了起来

  「呜呜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」季信几乎是被折叠着操弄,如果季信不近视,一定能看见自己的骚洞被男人插得通红,内壁被被肉棒

  带出,然后又被插入

  「婊子就不要想着立牌坊,操的你爽了还叫着不要,你个贱货」男人羞辱着季信

  季信哭的不行,一直自己都以为男人是真的喜欢自己,但是哪个人会对喜欢的人做这种事,自己太傻了,以为男人是好人,太傻了

  季信的阴茎早就痛的软了下去,全身只?感到痛,没有一丝的快感

  「老子插死你……」男人狠狠的顶弄着,拔出鸡巴射在了季信的骚屁股上
  男人提起裤子拉上拉链下了床,看了眼季信,「你好好想想该怎么做」
  季信痛的说不出话,无声的哭着

  男人洗完澡后就看到季信已经被绑在床上,脸肿的老高,双腿间全是血液,眼睛空洞的无神,一直呢喃着不要不要

  男人解开绑住季信的领带「宝宝……宝宝……对不起,我……我太生气了……宝宝……宝宝……」

  季信依旧流着泪不说话

  「去给我把秦封给我叫过来!」男人大声的吼着,抱着季信不知道该怎么办「宝宝,你别吓我……别吓我,我错了,我只是听到你说要离开

  我我生气,我不是要伤害你的」

  秦封赶到时就看到韩祺凯抱着一个男人,不,应该说是男孩,满脸的痛苦
  「大晚上把我叫来干嘛,你不休息我还要休息呢」

  「救他,求求你了……救他吧,你让我做什么都行」韩祺凯看着秦封

  秦封愣住了,不可一世的韩祺凯居然会求人,为了这个男孩求自己?「你抱着他我怎么看啊」

  韩祺凯听话的放开季信,「啧啧……我还真不知道你喜欢玩强奸这一玩法啊?这么小的孩子你也吓得去手」

  韩祺凯摸摸鼻子,「他……他十七了,不小了!」

  「靠……韩祺凯你好意思,未成年人你都玩?」秦封一巴掌拍上韩祺凯的肩膀,这小子现在求着自己呢,不拍白不拍

  「你……」韩祺凯握了握拳头,「他怎么样啊」

  秦封白了他一眼「放心,死不了,只是肛门裂了,有段时间恢复了,但他的状态不太好,你好好安抚下」

  「我混蛋!」韩祺凯挥手给了自己一巴掌「我不该这么对他的,我爱他啊,我怎么能这么 对他」

  秦封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,「你刚刚说什么?你爱他?你即使不想承认你强奸,你也不用说爱他啊」

  「我爱他」韩祺凯看着床上皱着眉头的小人「我这辈子就爱他一个」

  秦封看着韩祺凯深情的样子,不知道该说什么

  韩祺凯擦着季信的身子,然后给季信上药,看着季信肛口的伤痕,恨不得再甩自己几个巴掌,小孩这么软糯,自己怎么就会生那么大的气呢

  ?

  秦封已经走了,韩祺凯一直盯着季信一夜没睡

  「嘶……痛」季信沙哑着嗓子,睁开眼,眼前是模糊的一片,还是什么都看不清

  「宝宝……你醒了,太好了太好了」韩祺凯吊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

  季信一听到男人的声音,立刻颤抖起来「我听话……我听话……求求你……求求你别伤害我……我好痛……呜呜……我好痛……」

  韩祺凯满眼痛苦,抱着季信「对不起,对不起,宝宝……对不起……是我不好,原谅我原谅我」

  季信不住的颤抖,一直说着胡话

  韩祺凯没辙,只好再次请来秦封

  「你出去吧,虽然他看不见,但是他能感受到你,我和他谈谈」

  韩祺凯低着头,走出了房间,留下秦封和季信两个人

  「别怕,他已经出去了,我是秦医生,你是叫季信是吧?」秦封温柔的说着
  「嗯……你好,我……我叫季信」季信又恢复的软糯的样子

  「你害怕他?」秦封没有点名

  「不……不要……不要伤害我……」季信摇着头,痛苦的说着

  「不伤害你,不伤害你,他已经走了」秦封按住季信

  「呜呜……你帮我求他吧……求求他放过我吧,我好痛……浑身都痛……我不想做那些事……呜呜……你帮帮我吧」季信哭着求秦封,虽然

  看不见秦封的样子,但是还是忍不住求着秦封帮忙

  「好好……我帮你……你好好休息……」秦封看着这个软糯的少年了

  韩祺凯看见秦封黑着脸走出房间,「怎么了,状况不好吗?出什么事了?」
  秦封看着韩祺凯,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一起长大的兄弟「你放他走吧,他很痛苦,他一直在求我让我帮他,让你放他走」

  韩祺凯愣在原地,痛苦的皱着眉头「我怎么舍得,我不舍得啊……」

  「你现在不放开他,他迟早也会离开你的」

  韩祺凯愣住「让我想想……让我想想」

  秦封看着韩祺凯恍惚的深情,又想起少年说到韩祺凯时的那一点犹豫,那个少年之前是喜欢过阿凯的吧,既然如此,为什么要伤害的这么深

  ?

  夜晚,季信的房间偷偷摸摸的走进了一个人,男人坐在季信的床边,看着季信的睡颜,痛苦的说道「我不舍得,宝宝……我不舍得你离开我

  ……可是,我做了伤害你那么深的事……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」韩祺凯无声的哭着,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为了季信无声的快哭着,好一会,韩

  祺凯像是做了什么重要决定般,取出一条项链,上面挂了个戒指,然后给季信戴上,「我爱你」,韩祺凯说完痛苦的离开了房间。

  大学篇

  第6章 第五夜 重逢野战

  季信自那一晚后再也没见过男人,只是脖子上多了个戒指,不知道男人的样子不清楚男人的名字,季信对男人所有的回忆只有那三个看似美

  好的夜晚和一个痛苦的夜晚,季信还是每天上课,下课,吃饭,睡觉,坐着老师眼里的好学生,可是有时候又会梦到男人,梦到男人深情的说爱

  自己,梦到男人为自己流泪,明明是自己要求男人放过自己,可是当男人真的消失不见,季信却又觉得有些失落

  季信高考的时候很顺利,顺利的考入了首都的一所大学,顺利的离开了自己生活的这个小镇。季信去大学之前去过一次胡同,虽然自那夜之

  后自己再也没去过那条胡同,但是离开之前季信还想再去看看

  季信低着头走着,猛地被一个人拉住「你走路不会看路啊,有车子都不知道让吗?」一个高大的男人劈头盖脸的骂着季信

  「嗯……先生……我……我好像不认识你……」季信看着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男人,很帅,是那种很有男子气概的男人,不像自己,软糯的

  跟个女人似得

  「咳咳……嗯,不好意思,我只是想提醒你注意车子,别老低着头」男人不好意思的说着

  「嗯……谢谢你」季信微笑着和男人说了句谢谢,走出了胡同

  男人盯着季信离去的背影,恨不得直接打晕带着,但是不能,自己犯过一次错不能再犯一次

  第二天,季信就离开了小镇,一个人托着行李踏上了去首都的路

  学校很大,人也很多,季信很喜欢,室友们都很好相处,季信有时候也会多说几句,但是大多数时候都是室友在说他在听

  比自己高一年纪的一个学长在追自己,刚开始季信也吓了一跳,但是有了男人那件事之后季信也就不觉得什么了,学长对自己很好,季信有

  时候会拿学长和男人比较,如果是男人遇到这些事会怎么做,男人一定很霸道的说不准这个不准那个

  「季信,季信……你有在听吗?」学长看着季信

  「啊……嗯,学长不好意思,我今天不太舒服,还是算了吧,下次我们再去看电影吧」季信有些不好意思

  「嗯……好吧,季信,我希望你能接受我,我很喜欢你」学长握住季信的手
  季信尴尬的抽回手「额……学长,我会好好考虑的,请再给我点时间」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,徒留学长一个在原地

  季信不想回寝室,于是小路上散步,这条小路人很少,有的只有几对情侣,连路灯都很暗

  季信默默的走着,低着头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,突然,一个男人捂住季信的嘴,直接把季信拖到旁边的树林里

  「呜呜……」季信大力的挣扎,还是被男人扯掉眼镜按在地上

  「别动……让我抱一下……就一下」男人窝在季信的颈项,天知道今天手下报告着季信的情况,男人都要嫉妒疯了

  「是你……坏人……」季信呢喃着

  「对不起……宝宝……对不起……」男人伏在季信的耳边一个劲的道歉
  「呜……你放开我……我……我原谅你了……」季信红着脸

  「真的,你原谅我了?」男人有些不敢相信

  「嗯……我原谅你了,你可以放开我了吧」季信有些不好意思

  男人放开季信的手,突然看见因为季信的挣扎而露出来的项链,那分明是自己送给季信的!男人欣喜若狂,紧紧的抱住季信道「我爱你,我

  爱你……宝宝,我爱你」

  季信被男人的直白弄得满脸羞红,「我……我知道了……你……你别无赖」
  「我开心,宝宝,我很开心」男人亲吻着季信的脖子

  「你……你要干嘛」季信大惊,这男人真是不知悔改

  男人委屈的用下身火热的肉棒顶了顶季信「宝宝……我难受,你帮帮我吧」
  季信自男人离开后再也没经历过这些事,有些不好意思,「你别这样」季信对最后那一晚的事还心有余悸

  「唔……宝宝,自从你离开后我再也没做过了,你就帮帮我吧,难受死了」男人抓准了季信软糯的性格

  「你……」季信没想到以前那个霸道的男人对自己撒娇「你……你要我怎么帮?」

  男人附在季信的耳边说了些话,季信慌乱起来「不行……不……」

  「小心肝,你老公我都难受死了……」男人抓起季信的手隔着裤子摸着自己滚烫的肉棒

  「呜……」季信想抽回手,奈何男人紧紧的握住,「你放开我,……我……我帮你就是了」季信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见到男人就心软了,难道

  真是喜欢被男人操了?

  男人见季信同意,立刻解开裤子,猴急的仿佛上辈子没操过一样

  季信颤巍巍的跪在地上,解开自己的裤子,双腿夹紧男人的肉棒,前后磨蹭着

  「宝宝……其实你那时一点也不想我离开吧,只是赌气是吧?」男人摸着季信的屁股

  「呜……你……别摸……说了只给你腿交的……呜」季信被摸得有些难受
  「宝宝……是不是离不开我了嗯?」男人诱惑着季信说出心里话

  「呜呜……你……你快点出来……」季信觉得大腿的肌肤被磨破了般火辣辣的疼

  男人慢慢的将肉棒往上移,抵在季信湿润的洞口「宝宝……你的骚洞都湿了,是不是忍不住了?要老公帮你吗?」

  季信挣扎起来,「唔……别……别进来……坏……人……别进来……」
  男人用火热的龟头戳着洞口,但是不戳进去,季信被戳的洞内瘙痒难耐,忍不住呻吟「唔啊啊……你……别玩